《行為淪喪》劇評(藝術新聞網)

《行为沦丧》是好开始

波兰戏剧教父陆帕(Krystian Lupa)曾被记者提问戏剧是什么?他这样说:「戏剧是通过导演去了解人的方式,而演员则是通过不同的角色了解自己。」笔者对于陆帕这种言简意赅的答覆极为同意。身为戏剧工作者,如果只懂得沉醉于自我创作的世界,忘记创作的终极目标,其作品永远无法超越技法上的掣肘。本地新晋剧团「天台制作」创办人艾浩家(Ivor Houlker)及李婉晶在英国伦敦修读演出创作硕士后,回港成立剧团并发表他们创团作《行为沦丧》,他们选择以小剧场作品的演出风格,再配合新媒体环境剧场手法,演绎六十年代,一个名为「老鼠乌托邦」的社会学实验,探讨现代人生活空间、科技发展及行为模式的种种关系。

声音导赏行程

  演出分为两部分,观众首先要观赏及参与演出声音导赏行程(audio guided tour)。他们需使用个人智能手机及耳筒,先下载剧团为演出准备的应用程式,聆听声音指引,以小组形式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游走于新蒲岗大有街附近街道。对于这部分环境剧场的处理,个人认为是暂时在香港剧坛最成熟的一个。对于负责编写应用程式设计的艾浩家,他能够充分运用新蒲岗工业区主要街道的横街窄巷及建筑物外貌特色,又利用康文署管辖的公园环境,带领观众进入他们的戏剧世界两大元素:希腊神话故事与人类在历史中作为实验品的事件。在希腊神话故事上,艾浩家很仔细将街道名称和酒店外观注入希腊神话人物的关系,而实验品事件上,最精采是运用到彩虹道游乐场的设计,被观众发现在《圣经》故事中伊甸园,并且谈及阿当和夏娃如何通过不了诱惑测试,实验失败而被赶走。约半句钟的行程,应用程式配合导赏员的表现,完全没有出现硬件或软件的不稳定问题,非常难得。

  至于下半部分,即返回同流黑盒剧场进行,设有观众席,以形体剧场及古希腊神话为创作元素,以不同的剧场艺术形式呈现相关命题,现实和虚拟互相穿插,尝试让观众思考剧场的观演模式。对于这个部分,在表演形式上是可行的,也充分反映出什么是小剧场精神。导演刻意将长方形的观众席离地升高一米半左右,只可以并排而坐,观众必须要利用活动钢梯上落。观众在座位上若举手,就已经可以触摸到工厂大厦单位的天花。演出时的灯光设计和舞台美学尤见心思,空间运用也见得宜。唯一可以更臻完善的,就是五位演员的演绎技巧。

磨练演绎技巧

  现在演员主要的表演风格基调来自古老的祭祀形式,由现场敲击到角色演唱都充满着一种人类的原始味道,当陈述「老鼠乌托邦」的社会学实验时,理应是有所谓文明人的当代性。现在由于演员在处理原始的身体状态时,还没有去到巫师的着魔境界,有部分演员还过分小心和理性地完成演出动作和画面,导致这些场景还未充分回归到表演艺术最初的根源。而在陈述社会学实验时,由于演员须要顾及复杂的台位及自身动作的调度,要求就如当代舞者一边舞动身体,一边说出大量实验数据的对白,难度要求非常高。现在虽然偶有失准,但是看到各人克尽己任努力完成,已经值得欣赏和支持。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剧团继续朝这个创作风格和路向走下去,不出十年,他们将会是创作具有质素的小剧场作品最重要的本地剧团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