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的證詞》劇評(三角志)

《山下的证词》剧评:合成的身份.嵌空的纪录

纪录总是合成的。纪录剧场《山下的证词》以南亚裔香港人的生存实况为题材,透过自述、采访、政府档案、书籍和影视片段等不同媒介构成主要内容。虽然这次创作以社会现实的问题为主体,但创作者同时也将自身的纪录者位置呈现在观众眼前,并揭露「纪录」本身的再现结构。天台制作利用即场摄录转播(Live feed) 加上色彩嵌空(Chroma key)的影像合成技术,以简单的绿幕合成及其他特效,配合人偶、照片播报(slide show)和演唱等多种媒介,灵活地组合成丰富生动的演出。

《山下的证词》的内容其实很严肃:一方面指出南亚裔香港人在教育、福利和国藉等政策上受到歧视,在主流文化中遭受着种种偏见,在职场上受排斥,另一方面则肯定他们在香港历史中的贡献。或许在政府及很多华裔港人眼中,南亚裔人的位份可以借用特首林郑月娥所说「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来描述;此剧则让这些香港人以创作演员的身份,亲身澄清这个「误会」:「We all have a stake in Hong Kong!」

以社会现实为题的纪录剧场,若只是把搜集到的资料简单再现,或会使演出像上课一般,观众感到沉闷之余,信息量亦可能使人难以吸收。《山下的证词》完全没有这问题。虽然内容以纪实为主,导演及创作演员所挑选的每一个故事都富有戏剧性,加上不断变化的跨媒体演出效果,犹如综艺娱乐节目,具可观性之余,亦兼具了内容深度及严肃性。创作团队富有幽默感,举重若轻地切入歧视和种族偏见的问题。当中巴基斯坦籍演员巫加沙特别抢眼.能量充沛。他有学习障碍,又是少数族裔,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中遭遇双重困难,发展之路也比一般华裔学生狭窄:「不是做Bartender就是做Foodpanda」。然而他自诩「我是个天生的演员」,除了外表俊朗,他的现场表演亦证明了其演艺天份,连连引来观众笑声。

巫加沙除了饰演自己之外,还可以演甚麽角色呢?我们需要看过他的其他演出才知道。然而在《山下的证词》这个纪录剧场中,「演自己」正正是一个微妙的位置:既是纪实,也是演绎。演出启导观众,让他们更关注为大众忽视的、社会现实的一角,但重演出来的永远不是现实本身,所以这演出也不能完全代表/再现真实。创作者意识敏锐,把这反身性的层次置入了演出当中。

有一幕是重演其中一位受访者的故事:她讲述曾被电视台访问,但「导演」却要她添妆戴花,例如披上她本来没有的头巾,以符合大众对南亚裔的既定形象。这一幕结合了两个访问:电视台的访问,以及剧团的访问,后者谈及前者。所以这次「重演」就是有双重层次的「访问中的访问」 ,提醒了观众对少数族裔的媒介再现须有所觉察,即使打着「纪录」类型的标签,始终并非现实本身,总不免被传播媒介本身所干预一一包括《山下的证词》这演出。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天台制作」结合了即场摄录转播及色彩嵌空特效:手法灵活多变。有些剧场演出使用即场摄录手法:效果不彰,通常只是丰富了观赏角度及添加特写效果。但这个演出加上特效,虽然只是传统的「绿幕」去背景手法,却造出既配合文本又变化多端的视觉效果。例如在一些引用书籍内容的章节:他们把绿色纸贴在书本相关页数中充当绿幕,便可以把演员的演出「嵌」进书本里,合成后投射在银幕之上,既表达出该部份的资料出处,也让印刷的文字活过来。他们随手拈来,连绿茶也可以用来当绿幕,可惜相关摄影技术未够纯熟,一度出现合成画面错位和对象失焦的情况。两种影视技术结合,不仅更加有趣,也提醒了观众纪录剧场的建构性特质。他们的摄录机操作和制造合成特效的过程皆现于舞台之上,而控制台也在观众席旁,显出纪录剧场虽然基于现实资料而作,但其成果则是一台合成的艺术。不是每一个南亚港人都像报纸上的「南亚帮」那样可怕,亦非都像《山下的证词》的演员们那样可爱。若我们意欲关心和了解少数族裔香港人,最好亲自与他们真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