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imony, Rooftop Productions, Standnews

Testimony in Standnews

There is an article about Testimony published in Standnews, written by our dramaturg Sim Fong Lai, about the collision of theatre and image (in Chinese only).

猜猜看,請說出《重慶森林》、《神探》、《三个绑匪七條心》到《志明與春嬌》的共通點。答案是四套電影中均有南亞裔演員。

香港的流行文化中一直不乏南亞裔的身影,但形像單一:黑社會、色鬼及怪人,本地南亞少數族裔為主角的電影少之又少。縱然開埠初期已經有少數族裔在港定居:邊境靠尼泊爾及巴基斯坦警員駐守,港大甚至由印度人成立。他們與香港歷史密不可分,可惜其文化及人數都未能在社會構成巨大的能見度,根據人口普查,少數族裔佔本地人口只有百分之八。 本地南亞裔與華人如同活在平行世界,河水不氾井水。因此,電影及電視很大呈度充當了華人的老師,形塑著他們對南亞裔的印象;因語言隔陔,這形象很可能連本地南亞裔也不自知。

《山下的證詞》爬疏了多種視覺文化產物,由電影、廣告、報紙到家庭照片,並將之拆解重組。觀眾被熟識的影像及音樂所撩動的回憶,與劇場上所見的畫面形成落差。作品的拉力,體現在不同媒介的對碰、內容挪用與媒介互換之中, 這種媒介間的互文性(Intermediality) 成了作品的重要支架。作品使用簡單的工具如手提電話、投影機甚至便利貼,去扭轉影像或照片內容,概念上打破只有單一現實的幻象。

南亞裔亦非一個單一群體,族裔間語言及文化的差異,階級分野及歷史脈絡各有不同,不只華人,連南亞裔本身都未能掌握這複雜狀況。這個團隊就如社會的縮影,各人所看到的現實有重疊之處,但更多是相反的。搜集到的資料中,並沒有一個故事足以承載整個議題,反之是龐雜的訪談所引伸的副題愈來愈多。創作過程中由認識彼此,到認識自己,都不斷在重組各自所認知的現實。作品無法涵蓋少數族裔在港150 年的歷史(才1.5 小時而已),更拒絕以刻版的文化及種族作身份的定義(南亞裔很會唱歌跳舞已被演員Kashif 打破,他在演出裡一首歌也沒唱);唯一能肯定是,人與人的距離還是很遠。

當你看畢演出,走出牛棚時,請細心看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