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女僕》

在那每月4310元的背後,她還有很多,很多...

香港有近35萬名外籍家庭傭工,假日都見到她們於廣場/公園聚集,為這彈丸之地形成一個獨特的街頭景象。這些「工人姐姐」為了自己的家,隻身飛到另一個家工作。一個星期裡,她們六天埋頭家頭細務,照顧小孩老人;一天,她們是結他手/攝影師/欖球員/選美冠軍…

「Maria」、「賓妹」、「工人姐姐」…這些稱呼以外,我們對「她們」的理解,又有幾多?

獎項

  • 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舞台效果 (獲提名)
  • 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導演 (艾浩家、李婉晶)(獲提名)
  • 香港小劇場獎 最佳劇本 (獲提名)
  • IATC(HK) 劇評人獎 年度演出獎 (獲提名)

門票

直接與我們聯絡購票

  • 粵語及英語演出,附設中英文字幕
  • 門票不設劃位。一經確認後不可退票。
  • 節目長約1小時30分鐘,每場均設演後座談會,歡迎觀眾留步參加。
  • 敬請準時到達,遲到者不得進場。
  • 天台製作擁有更改節目、場次及座位安排的最終決定權。

網上購票

  •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20:00
  •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20:00
  •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20:00
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九龍清水灣道十一號牛池灣市政大廈二樓及三樓

Loading map...

創作團隊

劇評

  • 導演及整個創作團隊努力調研的成果亦得以在戲台上展現,觀眾聽到演員以其真實的港人身份在台上分享;聽到外語Tagalog,就是調研得來的資料,由演員設身處地飾演出來。於是《不是女僕》戲假「事」真,開拓了傳統戲劇不易掌握的藝術空間。

  • 製作團隊很希望觀眾在離開劇場時,會問自己有沒有不自覺地剝削了身邊的人,他們的做法很聰明,最觸動到我反而是表演者和自己的女傭的第一身故事,她用自己的故事帶出提問,反思面很有力度。

導演的話(中文譯版)

這個演出始於尚·惹內的作品《女僕》,當中多層次的角色扮演,讓我們洞察如何把一個複雜、具多元聲音的題目放在舞台上-在處理那些訪問得來的文字時,當遇到「僱主」、「外傭」、「中介」的相關話題,我們會把它思考為不同個體需要履行的「角色」,而不是那些受訪者的固有特質。

一份來自史丹福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的訪問,被隨機分派飾演監獄看守員說:

「你真的成為那個人,你穿起制服,然後你作出相應的行為。」

這些有關史丹福監獄實驗的文獻,亦強化了我們以上提及,對處理剝削、虐待、傷害等私利行為的方法。

一如既往,物件和聲音都在我們的演出中佔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在《不是女僕》中,它們仍被用以並置高等級低等地位;廚房與媚俗(kitchen and kitsch)。塔都茲.岡多對生活-物件(bio-object) 的理論及作品,對我們的影響尤其深遠。因此,我們亦從這個角度處理角色。

整個劇場的構成,遊走於寫作、編作、實驗及重寫。我們在排練初期,發現如果只是展現我們於訪問時所聽到的故事,便會很浪費劇場的空間。我們必須找出不同的方法,為訪問的內容帶出更多層次的意義,並且能裝載我們從這些故事中,所閱讀到的深層意思;而非只是將故事簡單地重複。

因此,我們嘗試應用布萊希特有關gestus的意念,去製造場面及場景,以示範社會中的權力關係。這則始於我們在資料搜集過程時的經歷,例如:我們在僱主家中作訪問時,僱主只會為我們準備飲品,受訪的外傭則沒有。這些經歷亦讓我們面對作為資訊詮譯者的角色,以及我們在傳播這些資訊時,所擁有的優勢和所需有的責任。

我們在此感謝所有的受訪者及家庭,還有《不是女僕》的創作團隊;為我們解答,亦同時提問了很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