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為淪喪》劇評(IATC)

这夜里,「天台制作」的首个作品《行为沦丧》正好完成一场让人反思人与人关系的仪式。

《行为沦丧》:一场经过精准计算的仪式

小剧场,虽然未能呈现大剧院里的华丽壮观,却可拉近表演者与观众的距离,使其恍如置身戏内,同时亦给予机会让人发掘他的可能性。曾有人说过:戏剧是源于古代的祭祀仪式,故此戏剧演出本身就是进行一场仪式。这夜里,「天台制作」的首个作品《行为沦丧》正好完成一场让人反思人与人关系的仪式。

这个演出分成了两部分,分别是前半部分的社区游览及后半部分的剧场演出,可算是一个新鲜的剧场体验。在观看演出前,制作单位要求观众在手提电话内装上他们研发的应用程式,并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听着应用程式里的声音导航,走访新蒲岗的公园小巷。过程中,声音导航除了会指示观众游历的路线,还会于沿途讲出相关的资料,为后半部分演出作准备。其中让笔者深刻是走进彩虹道游乐场,声音导航会介绍马路对岸由私人屋苑、居屋与公屋建构而成的建筑群,再解释人类如何透过房屋建立阶级。香港人的生活都太急促,大部分的时间都变得因忙而盲,不再懂得留意身边的小细节,而这部分正好让观众重新认识社区,从而找到彼此的连系。

后半部分回到同流的黑盒剧场里,进行是夜的演出。甫开始,由希腊天神宙斯(艾浩家 饰)以敲击油桶的节拍,带领着三位女武神(李婉晶、叶嘉茵及梁皓贻 饰)的复调演唱及舞蹈,再加上其后出现乱入者(唐晓枫 饰),便开始展开这一场探索人与人关系的旅程。演出的元素主要来自美国动物行为学家John B. Calhoun的老鼠乌托邦实验及希腊神话故事,借当中的故事诱发观众反思人与人间最初的存在关系及后来发展出来的社会阶级,更进一步让观众投射关于香港的社会状况。

这个演出不像传统的剧场作品,有一个明确的故事,然而演员却会抛出不同的命题,再以形体及简短对白作呈现。演员的形体是这个演出令人目不暇给的地方,从他们的演绎里,观众能容易看出演员间的协调与默契。其中令笔者念念不忘的一个场面是关于「霸主」,在老鼠的鸟邦托里,Calhoun博士称强者为霸主,演员艾浩家由宙斯的角色走到其他演员(老鼠)的空间里成为霸主,其他演员争相想「打倒」霸主,其中两位各拼命捉着霸主的手臂,霸主将双臂举起,使他们离开地面,当中的平衡让人叹为观止,同时亦能充分表达霸主的强势。

布景方面,因为演出场地并非传统镜框舞台,而是工厂大厦的单位,故舞台设计,乃至观众席的位置都能弹性调整。这个演出的观众席是沿着剧场四面墙壁架设的高台,上落需要由工作人员提供铝梯,演区则是被高台围着的长方形内,观察便有种作壁上观的感觉。记得西方前卫剧场里,曾出现过一种舞台设计,演区是一间手术房,而观众席则有类似设计,当时是为了让观众成为演出的一部分,作为一个高高在上、冷冰冰的旁观者。这个演出亦成功令笔者得到相同感觉,就好像重现老鼠乌托邦的实验场景,更能呼应与凸显阶级的主题。

最后不得不提是现场的音乐与复调演唱。演出内的各种音乐均由演员制作的乐器现场演奏,而那些乐器则由日常生活里的「废物」造成,例如油桶作敲击的鼓及铁通改成的笛子,这些乐器均为演出带来一种原始的感觉。另外,演员们有很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唱着格鲁吉亚的复调歌谣,为演出带来一种民族感。

总结而言,以上的种种做《行为沦丧》成为一场富有和谐感的仪式,看似很简单,却是由一个又一个精密的小部件拼凑而成。笔者会形容是次演出制作团队都计算得很精准,由上半部的环境剧场,到后半部分的演出,都妥善地将观众能观察到的、感受到的及反思到的计算得准确无误,更使笔者有种错觉,其实自己是一位观众或是一场实验里的白老鼠。相信这个演出对未曾接触或不理解实验剧场的观众来说,会是一个较易吸收的作品。